原文/《億歐》記者劉競宇,本文稍有修改

微信圖片_20171229095102

食行生鮮創始人張洪良

食行生鮮確認完成由天圖領投、協立投資跟投的新一輪融資,融資金額為2.9億元。此前,已經完成A、B輪2.25億、C輪2.49億,含本輪2.9億在內,總融資金額已超過7.6億元。

食行生鮮專注于解決老百姓日常買菜難題,獨創“到柜模式”:通過手機下單,小區冷柜自提,大幅降低了菜品損耗和物流成本,使手機買菜比傳統菜場更便宜、更便捷,選擇也更豐富。

食行生鮮目前已進入蘇州、無錫、上海三座城市,運營有超過2000個社區站點,全部采用自主知識產權的有源制冷,冷藏柜內溫度保持在3-8攝氏度,冷凍柜內溫度保持在-18攝氏度。平均日訂單量超過6萬單,并在蘇州實現首個城市盈利。接下來將步步為營實現其它城市的盈利。

食行生鮮CEO張洪良表示,新一輪融資之后,食行生鮮將復制蘇州發展模式,發揮蘇滬經濟半小時的區域優勢,加大上海等地基礎設施投入力度,發揮自身供應鏈優勢,立足蘇州,將上海、無錫等長江三角洲區域連成一片。

微信圖片_20171229095134

隨著生鮮電商之戰逐漸降溫,行業大格局基本定型,留下的玩家也變得更加理性。張洪良告訴億歐,伴隨著此輪融資,食行生鮮也會進行一些較大調整,以促進從原先的外延式增長轉向更有質量和效率的內涵式增長。

食行生鮮的自提柜模式一直被認為是最具效率、最符合消費者“買菜”習慣的,為了契合這一高頻需求、教育用戶“上網買菜”,食行此前都采取零門檻免運費的方法。但隨著單量快速增長,某些點位、某些時間段開始出現爆倉情況,因此,食行認為應該適時收取運費,來提升整個系統運作的效率。目前采用的收費方法是:29元以上免運費,不滿29元收取3.5元運費。對比天貓超市88元以下收20元運費,此次調整后的門檻和費用依然比較親民,“只給用戶一點小小的壓力”。

在蘇州測試兩周后,運費調整的正面效果比較明顯。“受影響的用戶不到3.5%,同時周活躍用戶連續兩周增長。”更重要的是,在負面影響最小化的同時,促成用戶的并單習慣。張洪良告訴億歐,測試中用戶客單價明顯提升,達到50元以上。

在服務環節,食行會針對會員體系進行升級,在此前的會員等級上增加付費會員服務,付費會員會享有更優惠的折扣,更精致的包裝和更好的物流服務,在取貨柜位置等細節也會得到更優服務。

在產品質量上,食行生鮮引入基地直采模式,從生產源頭進行把控。與上海市等地政府合作,以“訂單式農業”的方法,在產品規格、質量、包裝等各方面對供應商進行引導。此外,食行生鮮還以自建、投資實驗室等方式建立了一套食品安全檢驗體系,每年可檢測超過一萬批次樣品。

經歷過生鮮電商之戰的洗禮,食行生鮮一直堅持自提柜模式,到現在已經更加自信。據張洪良介紹,食行生鮮在蘇州地區已經實現了連續兩個月盈利,這其中也包括了技術團隊等后端成本,自提柜模式已經被證明是成功的。隨著訂單規模增大、點位更加密集,全局盈利也在可期的時間內。張洪良預測,在蘇州的物流體系支撐下,無錫市場在400個點位時即可盈利;而龐大的上海市場則需要2500個,目前已經布局1200個。

盒馬、繽果盒子等新零售業態在今年搶了不少風頭,在品類上也與生鮮電商有不少重合,尤其是近期爆發的無人值守貨架,更是吸引了易果、每日優鮮等玩家入場。對此,張洪良認為,食行生鮮在“到家”、“到店”之外開創的“到柜”模式,在效率與用戶體驗取得了比較好的平衡,一方面在線上無限貨架的優勢下保證了足夠多的選擇,另一方面自提柜模式的時效、保險等方面體驗也足夠好,非常契合“買菜”這個需求,不會受到沖擊。

食行生鮮大事記:2011年-進行市場調研。2012年-創始人自籌天使輪資金。在蘇州設立第一個冷柜。

2014年3月-獲得協立資本4500萬人民幣A輪融資,發展到100個站點,進入上海市場。

2015年5月-獲得1.8億人民幣B輪融資,由天圖資本領投、協立資本、易孚澤資本跟投。

2016年4月-獲得2.49億元C輪融資,由江蘇省毅達資本領投。

2017年9月-獲得2.9億元C+輪融資,由天圖資本領投、協立資本跟投。

 

協立投資觀點:

協立投資一直深度陪伴食行的成長,從A輪開始堅持連續投資食行生鮮。食行模式綜合考慮生鮮行業特點和痛點,權衡打造新型生鮮供應價值鏈,在企業能夠盈利的前提下,使廣大用戶可以消費更新鮮、更安全、更便宜、更豐富、更便捷的生鮮產品。